起底网秦狗血剧:两任董事长谁在撒谎

网秦是个有故事的公司。

起底网秦狗血剧:两任董事长谁在撒谎

中国互联网公司剧情最狗血的一场内讧正在发生。

9月10日,网秦(现名“凌动智行”)创始人、前董事长林宇,在微博及朋友圈发文称,被网秦另一名创始人、现董事长史文勇“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13个多月,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”“被北京警方解救后死里逃生”。

林宇微博转发名为《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(凌动智行)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》的文章称,因为现任管理层违规交易,免去网秦现任全部董事及管理层职务,他接任CEO及联系董事长。据林宇向媒体的表述,他仍持有网秦54%的投票权,因此有理由做出这一决定。

凌动智行官方微博9月10日当天,声明否认管理层变动,强调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。9月11日中午凌动智行官微转发上市公司公告,确认两名董事辞职及新增两名独立董事,史文勇继续担任董事长兼COO。

史文勇在接受自媒体雷帝触网的采访中,表示正在香港出差谈投资,与林宇遭绑架一事无关,“朝阳警方根本没有找过我”。54%的投票权在引入新的战略股东后已经不复存在,“林宇已将股权转给了他太太郭凌云,林宇既不是股东,不是董事。”

根据史文勇的说法,林宇此举的目的是为了钱。2016年5月份,A股上市王子新材拟50亿收购网秦旗下游戏业务飞流九天,林宇要求从这笔交易中分得利益。彼时,林的互联网游艇项目遭遇危机,甚至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。史文勇称其以个人名义借给了林宇500万,但林宇后续继续要钱,“一共要1亿美元”。

对于林宇9月11日在微博喊话称正在网秦办公室,要求对质的消息,史文勇则称林宇只是“想纠结一些人进办公室”。网秦内部邮件则称公司办公场所遭到暴力侵占。

网秦公关副总监王宏明回应时间财经的问询时,强调了林宇在网秦的消息不属实,公司一些变动信息以上市公告为准,目前“产品技术研发等都正常”。

这场狗血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大乱斗剧情还在继续,谁是谁非尚难断言。但纵观两方立场,无论是对林宇辞职的说法,还是业务出售情况、绑架真相、投票权争议的表态,均云山雾罩、疑点重重。

这种神秘之处,令人联想起鼎盛时期的网秦。2012年开始,在明星上市公司的光环之下,网秦曾从业务到客户,从财务数据到商业模式均遭质疑,在本次内讧中尚无任何发言的另一名创始人周旭还曾被认为是“神秘控制人”。

谁在撒谎

分解本次内讧的剧情,主要在三个关键情节:“林宇是否曾被绑架”或者“林宇消失的真实原因”、史文勇是否涉嫌掏空上市公司、林宇辞任网秦董事长兼CEO的真相。

起底网秦狗血剧:两任董事长谁在撒谎

林宇

根据目前已有信息,双方对这个三个情节的表述差异极大,几乎完全对已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双方言语之前都闪烁其词,似有难言之隐。

绑架问题上,林宇的说法是他在2016年10月准备请律师起诉史文勇涉嫌伪造签字转移其名下股权,接下来的11月就被“专业团队”绑架,2017年12月或经法解救。解救的细节上林宇称不便透露,“他们把整个设计的非常精巧,给警方的破获也带来了障碍,也花了这么长时间”。

史文勇则否认“绑架以自己有关,“他被别人惩罚了,对我恩将仇报他质疑林宇2017年底被解救,建议媒体去采访警方了解真相:“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,这个是很蹊跷的。而且据我所知他这个立案过程还非常曲折”。史文勇称曾聘请律师与林宇律师沟通,对方明确表示过“这个事与公司无关”。

掏空上市公司的问题上,林宇的指控主要是史文勇用5.12亿上市公司资金,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%股权的预付款,以及非法转移其名下78%的飞流公司的股权。

起底网秦狗血剧:两任董事长谁在撒谎

史文勇

史文勇则对两个指控完全否认,解释称78%的股份本为林宇替网秦代持。对于自己目前持有飞流股份,史则表示自己作为同方基金的代表代持。凌动智行的上市公告中发布独立委员对此事的调查报告,称没有证据断定出售飞流股份系关联交易。

林宇辞职问题则是双发最大的争议点,也是本次内讧产生根本原因。令人意外的是,林宇的说法是“被辞职”:“当时我不在公司,同事在我的辞职介绍上敲了我的签字章”。

史文勇则对真实原因讳莫如深。史文勇称,他在2016年出于保护林宇才把其辞职解释为健康原因,至于真实的原因“芮成钢事件只是一部分的原因,还有比芮成钢对他来讲更糟糕的事情”。

凌动智行独立董事的调查则显示,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的辞职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,对于彼时网秦公告披露的辞职理由“与公司无关的个人原因“,独立董事认为表述并不准确,因为公司管理层知道林宇的辞职与其因“非公司管理事项受中国政府调查有很大关系”。

网秦“黑历史”

抛开两位激战正酣的创始人,网秦也是很有故事的公司。

起底网秦狗血剧:两任董事长谁在撒谎

网秦成立于2005年,以手机安全业务起家,2011年登陆纽交所,号称第一家赴美上市的移动互联网企业。2011年以前,作为当时少有专注手机安全软件的企业,网秦一度月盈利高达百万。

躺着赚钱的好日子在2011年遭央视狙击。这一年的315晚会曝光网秦旗下手机杀毒案软件恶意扣费、难以删除、自己制毒自己杀。彼时网秦正在提交招股书,官方的回应称央视报道“情节与事实严重不符”,可能是同行报复。

神奇的是,央视的曝光并未影响网秦的上市。2011年5月网秦成功登陆纽交所,财报显示的盈利数据靓丽一场,股价在2013年达到24.62美元的历史高点,相比招股价格翻倍不止。

美好的故事在2013年10月迎来巨大转折。浑水发表做空报告称“网秦什么都没有”,目标股价低于每股1美元,并将其列为“强烈卖出”。认为网秦在市场份额、产品安全、负债表,以及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。

彼时,网秦的依靠手机杀毒软件让用户付费的商业模式,在国内免费软件大行其道的背景下一直备受在质疑,浑水的做空等于捅破了窗户纸,林宇领导的网秦发布了长达92页的回应,但并未止住股价下滑趋势。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当时曾评论网秦对做空的回应“用户、第三方数据、现金、关联交易四大谎言,一错再错”。

浑水的报告特别提到了一家名为天津易达通公司的公司,这家公司是彼时网秦财报显示的最大利润来源,根据凤凰财经的调查,其实际控制正是网秦的创始人之一周旭,那篇调查将周旭成为“主宰网秦命运的幽灵创始人”。

2014年,网秦不仅再遭浑水做空,林宇作为董事长兼CEO甚至失联4个多月,彼时外界的猜测是卷入芮成钢案。当年的财报延迟公布。财报数据数据显示,从2013年开始网秦陷入连年亏损,2013年的亏损高达1.28亿,股价也跌回4美元以下。

这一年开始,网秦从业务到管理层,开始了眼花缭乱的变动:宣布私有化,林宇辞职消失,布局汽车领域。三大表现良好发展顺利的业务,国信灵通、飞流移动、秀色秀场先后被出售。

尤其是后两项业务,分别为网络游戏和在线直播。公开报道显示,2017年3月,同方投资基金将分别以25.2亿和8亿元购买网秦所持飞流移动63%和秀色秀场65%的股份,通过此次资产出售,网秦获得33.2亿元的现金。由于时任董事长史文勇与同方基金的关系,这项出售被质疑侵吞资产,网秦股价暴跌40%。

2018年3月,网秦改名凌动智行,宣布进军车载互联网,同年5月,网秦称自查发现会计重大失误,当日股价继续暴跌。7月,股价仅为1美元左右的情况下,凌动智行宣布引入新投资人,向其发行投票权更大的B类股票。

根据史文勇的说法,新投资人——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基金——已经成为凌动智行投票权最大的股东。而此时凌动智行的定位已经变成了“领先的品智出行服务提供商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凌动智行最新的公告中,负责调查公司内部监管问题的特别委员会主席、独立董事胡鹏辞职,另一位独立董事亦同时宣布辞职。该委员的调查报告亦明言“公司在决策和运营方面的内部程序和流程应更加有效和透明”。(北京时间财经 李拜天)

共享单车明星股永安行褪色:高管大幅减持 股价跌六成蒸发70亿

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,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,同时请勿删除文中时间财经(ID:caijingbtime)字样,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本文链接: http://xker.com/a/2279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版权归作者所有,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!所有事宜请联系860362868@qq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